非向阳性生物

【灵魂筹码:段长发】/些许脑洞

这个身材修长高大的男人坐在小酒馆里,尽管是一身风尘仆旅的模样,却依旧和周围的破落寒碜格格不入。

酒倌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地投去打量的目光。他却把帽檐压得很低,半边面容没在阴影里,只能看到高挺的鼻梁和菱薄而苍白的唇紧抿。

他应是烦心事缠身了,一杯续一杯地饮,喝的烂醉如泥。那长期以来练成的修养却使他仍半撑着下颚,维持着最后一丝形象。

半梦半醒时分的他断断续续地低声又笑又泣又是呓语。

风突然涌进了小酒馆。

小酒倌看见一位穿着黑色长袄的男人全身笼着寒意,大步却雍容地进来,长袖一抬笼住了烂醉的男人,他们脸都没在阴影里,靠得很近。

这种场景有些暧昧,却又因二人的气场让人感到本能的不明危险。

小酒倌默默地退远了些。

那黑袍男人风一样地来,又风一样地走了。那个烂醉的男人终于倒下了,半瘫倒在酒台上,手里紧紧攥着一张纸条。

宽沿帽偏开滚落在台边,那一直没在阴影下的,是一张极为疲惫却俊美的脸。





【其实只是单纯为了赞美发哥的颜的(●—●)】

评论(12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