舍立子

三刷《风云诀》,童年的回忆。
现在看来依旧一点也不过时,打斗精彩,情节感人。
国漫精粹啊。真是怀念。依旧是po上自己的丑图……因为没有粮吃啊我能怎么办。

  地上的人只剩翻滚和哀嚎了,紧紧地抱着头失声求饶。
  
  远处传来的警笛声渐行渐远,两个人忙撒腿就跑,一连翻过了好几条街才停在路灯下不停喘气,然后突然一起笑出声来。
  
  两个人转头对视了一眼,李逸清楚地看到肖朗眼里浮光闪动,亮的像一颗星星。
  
  他一边笑一边断断续续地骂道:“真TM爽,老子早想打这鳖孙了!”他笑得开心,想偷吃了糖的小孩,让李逸忍不住又弯了弯嘴角。
  
  “我啊!”肖朗扶着灯杆站直了身,微微昂起下巴做出睥睨的神色,“我帅吗?”
  
  李逸细细地看他。暖色灯光下的少年发梢上浮动着细碎的微光,俊朗的眉梢眼角里都是抑也抑不住的肆意,夹杂着汗水的荷尔蒙气息不浓烈却丝丝分明。
  
  他的心一片柔软:“帅啊。”
  
  肖朗的嘴角咧的更开,眉眼弯弯不甚欣喜:“是吧。”他顿了顿,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:“明人不说暗话兄弟,我看上他马子了。”
  
  李逸觉得方才奔涌的欣喜和暖意一下子梗在心头,进也不是,退也不得。喉头止不住地翻涌上酸意。他强忍住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的泪水,低头笑道:“是吗?”
  
  “嗯。”肖朗将手搭在他肩上,偏过了头,李逸微微侧脸便可以看到他眼里藏着满满的喜欢和温柔。他这人较真,又一根筋,喜欢一个人就喜欢到底,撞了南墙都不会回头,“她那么好,跟了那个鳖孙一定很委屈吧。”
  
  “阿逸,你说,如果是我的话,她会不会愿意跟我走?”
  
  灯光暖暖地打在两个少年身上,并肩而立的两个人,却都突然沉默下来想各自的事情。
  
  李逸的手慢慢摸上心口,觉得那里从未这样强烈地疼通过。无形的巨掌紧紧地捏住那里,往里面深深地搅进苦的,酸的,涩的,甜的。那丝丝的甜意微不足道,在汹涌的涩意里反而成了尖锐的刺,扎的他的心鲜血淋漓。
  
  他好几次张开口,终于挣扎着找到自己的声音:“会……会的。”
  
  你这样好,怎么不会。